沪媒:中超想从底部震荡到触底反弹,还要让外界看到求生欲

 新赛季的中超联赛将于今天拉开战幕,《澎湃新闻》在展望中超未来的前景时,该媒体表示想要从“底部震荡”到“触底反弹”,中超联赛还需要在这两三年时间中让外界看到“求生欲”。

商业价值进一步缩水

《澎湃新闻》分析提到,中超联赛的价值在萎缩,这是业内人士最近几年的一个共识。一方面,过去以房地产企业为代表的金主们集体面临经济危机,已经无力给世界级球星巨额薪资买单,联赛观赏性自然下降。同时受到疫情影响,整个联赛也被迫采用赛会制形式进行,这显然也拉大了俱乐部和球迷之间的距离。

今年5月29日下午,中足联和全国多家媒体进行了视频沟通会,面对媒体今年联赛商业赞助方面情况的提问,中足联负责人也颇为无奈表示,“受到一些客观情况影响,今年还未能寻找到新的赞助商。”

即便是现在总赞助额超过3亿元级别的规模,比起五年前也有很大程度的下降。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2020年天津天海俱乐部面临散伙,俱乐部还想通过联赛4000万元的分红复活一下;而今年为了“抢救”重庆两江竞技,中国足协和中足联想把去年联赛第一笔分红先打到俱乐部账上,这笔分红约为300万元。

《澎湃新闻》提到,中超俱乐部全年的分红总额,也就是1000万元,只有两年前的四分之一。

俱乐部的生存问题

整个联赛处在“底部震荡”,参与其中的俱乐部日子自然不会好过。从2020赛季开始前天津天海俱乐部未能完成准入,被剥夺职业联赛参赛资格,到最近两年联赛开始前卫冕冠军江苏队和重庆两江竞技先后宣布俱乐部停止运营,中超联赛出现了连续三个赛季都有球队退出的尴尬。

金元足球的后遗症依然在持续影响着中超联赛——过去十年这种高举高打的金元足球模式,已经被证明不具备可持续发展,当投资人的主业受到影响,足球俱乐部是最容易被抛弃的对象。客观来说,现在中国足协和各家俱乐部都在想办法解决生存危机。

俱乐部方面也在尽可能压缩开支,目前绝大多数中超俱乐部的投入,已经远远低于中国足协要求的3亿元,部分球队已经进入了2亿元以内,河北队和广州队今年预算甚至被控制在了1亿元以内。

《澎湃新闻》表示,从投入角度,目前整个联赛已经日趋合理——2018赛季贵州队赛季投入约8亿元最终降级,而河南建业投资人胡葆森也几次透露俱乐部保级的花费也要七八亿元,与五年前相比,现在联赛投入规模已经是断崖式下降了。

《澎湃新闻》认为,现在俱乐部更多只是在节流上做文章,但想要可持续发展,开源同样重要。站在死忠球迷角度,对于联赛的现状,多少有些失望。

包括疫情防控方面,还有联赛过程中不要出现欠薪导致球队退出。还有就是解决场内的球场暴力以及执法问题,这都需要每一个从业者认真对待。

《澎湃新闻》提到,至于整个联赛要想从根本上走出底部震荡,对于职业赛事有很深观察的张庆认为需要俱乐部和顶层的中国足协一起努力。

他表示:“有些投资人投资俱乐部动机不纯,过去很多年堤内损失堤外补的情况还是比较明显的,我们还是要呼吁和提倡俱乐部回到商业本质,建立起符合现代企业的制度。通过混改,成为以经营为主体的俱乐部。”

张庆还提到,“足球顶层设计者也不能只做行政化的考虑,而是应该进行企业化的考虑,尤其是要监督俱乐部的财务健康。”

中超走出现在的低谷还需要两三年时间,即便不说马上能够反弹,但也需要给人看到一种希望,至少是求生欲比较强的态度。

沪媒:中超想从底部震荡到触底反弹,还要让外界看到求生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