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00后报名人数激增,中国足球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了

 记者马德兴发文谈到了新赛季的中超联赛中的年轻球员情况。

马德兴认为,受疫情影响,在中国整体经济形势不乐观的大背景下,各中超俱乐部幕后的母公司、母企业也已经拿不出更多的闲钱来支撑各球队。因而,2022赛季中超联赛中的一大特征或许就是“00后”球员在各队报名名单中数量猛增,而像蒿俊闵等这样刚刚代表国家队出战12强赛的老国脚则是榜上无名。或许,“后金元时代”的中国足球已经到了全面更新换代的时候了!

去年中超联赛执行的规定是首次报名人数为35人、赛季累计报名人数则为40人,所以,16支球队的报名总人数为550人左右。据笔者统计,2021赛季,中超总计169名U23球员报名参赛,高于2020赛季的145人,其中7家俱乐部的U23球员报名超过10人。不过,各队在执行“U23政策”方面,绝大多数球队都启用99年龄段球员,只有个别还使用98年龄段的球员。所有出现在联赛报名上的1999年1月1日或以后出生的球员中,总共有90人。这其中,1999年的球员为27人;2000年出生的球员为23人;而2001年1月1日或以后出生的球员包括2002年、2003年、2004年甚至2005年出生的球员则总共有40人,个别球员在最后一两轮比赛中象征性地出场1分钟、2分钟,也计算在内。

换言之,在169名U23球员中,只有超过一半的球员有在联赛中出场的机会,具体为53.25%。差不多另一半球员则是扮演“陪太子读书”的角色,整个赛季枯坐冷板凳。

今年,联赛报名人数依然为35人,赛季累计报名人数也增加到了45人;而联赛规模由16队增至18队。虽然报名人数没有增加,但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就是:各队U23球员报名人数猛增,几乎各队都有10人以上的U23球员出现在35人大名单中。由于重庆赛前突然宣布退出,因而,最终报名参加2022赛季中超联赛的队伍总人数可能会在临时增设的转会窗口期结束后才能有最终数字,但截至5月31日,报名总人数已经超过600人。在各队已经提交的报名名单中,“00后”球员的数量明显增加,累计已经超过120人。

金元时代,各中超球会在拼命烧钱引援、哄抬物价、制造“泡沫”的同时,还制造了另一种“虚假繁荣”,就是所谓的青训。正常情况下,各俱乐部重视梯队建设、培养年轻球员,目的是为自己的一线队输送人才,从而更有效地控制成本。但在“买买买”主导一切的中国足坛,过去10年中,不能说俱乐部不重视青少年梯队的建设与年轻球员的培养,但重视的标准并不是培养出了多少年轻球员,而是变成了“烧钱多少”。

譬如,一名13、4岁的小孩,动辄身价百万,而且各俱乐部梯队为了挖人,不是走正规渠道,而是鼓动家长撕毁原先的协议、俱乐部再另行给家长以好处,而培养小球员的教练、老师或原单位则是“竹篮子打水”。这期间,毫无诚信可言,连起码的师道都不讲。在这样一种氛围与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小球员,指望着他们中能够产生一流的球员、为国争光?无异于天方夜谭。

很多人都在大谈青少年球员培养是一种“教育”,而作为俱乐部方面,动辄以投入多少亿来佐证自己重视青少年球员培养,用钱来取代教育作为评价的体系与标准,完全背离了足球本身就是一种教育的本质。而且,由于青少年球员从小就是在这种“向钱看”的氛围下熏陶成长起来,一切都是为“钱”开路,这种情况比比皆是,更不用说在联赛这个舞台上得到锻炼了。众多孩子的家长为什么怨声载道、甚至大骂中国足球“太黑”?

于是,所谓的青训也就成为了一种摆设、一种炫富,因为青少年梯队与一线队之间的那道门被钱给堵上了。于是,在过去10年间,中国足球没有培养出像武磊这样的球员,恐怕也就不足为怪了。2016年10月31日中超联赛最后一轮广州恒大对阵山东鲁能的比赛中,2000年出生的张奥凯在第85分钟时替换队长郑智出场、成为中超历史上最年轻的出场球员,也是中超联赛中的第一位登场的“00后”球员,甚至郑智在下场时,还特意将队长袖标带在了张奥凯的手臂上,但这恐怕仅仅只是象征性的一幕。一个很简单的事实:张奥凯如今身处何处?

反观“金元时代”之前,中国足球还算是正常,年轻球员不断能够从职业联赛中冒出来。像2004年作为中超元年,留给中国球迷最大的话题就是黄博文和于海两名未满17岁的小将登场亮相,而这两人随后也陆续成为中国男足国家队的中坚。

在中超问世之前,甲A联赛中年龄最小的出场球员纪录是由王永珀所创下的。在2003年9月24日甲A联赛对阵天津泰达的比赛中,刚刚征战完当年芬兰世少赛的王永珀代表鲁能在第81分钟时替换受伤的外援韦德克出场,时日为16岁零248天。这个纪录其实连于海、黄博文在2004年的中超元年都未能超越,直至马一鸣的出现才算作古。不过,自2008年起,中国足协推出了新规定,明确18岁以下的球员都不能注册参加职业联赛,因此,马一鸣所创下的中国顶级联赛出场年龄最小纪录、黄博文所创下的中国顶级联赛进球年龄最小纪录一直没有被打破。直至2014年之后,中国足协取消了未满18周岁的球员不能注册参赛的规定,这才有了张奥凯在2016年中超联赛最后一轮的象征性登场。

目前,中超联赛中几名比较突出的2000年龄段球员朱辰杰、周俊辰、陶强龙基本坐稳球队主力,而朱辰杰更是成为国家队征战世预赛的主力。但是,仅仅一个朱辰杰还不够。

在去年的联赛中,广州队2004年出生的杨德江、2005年出生的李星贤以及广州城队2005年的苏宇亮先后在中超联赛中登场,成为最年轻的三名出场球员。今年,这三人依然还是出现在各自的报名大名单中。那么,这些年轻人能否把握住机会?而不是像以前的那些年轻球员一样成为“过客”?这显然是今年中超联赛中值得关注的一大看点。

从王永珀到于海、到黄博文,他们其实都算是有天赋的球员,而且之后的发展也佐证了这一点,最终都成为国家队中的中坚力量。时至今日,黄博文因为广州俱乐部的缘故而选择在年初,目前在国青队帮忙;王永珀与于海依然还将代表深圳队与上海海港队出战今年的中超联赛。面对即将展开的2022赛季,在“00后”球员报名注册数量激增的情况下,其实所有球迷都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王永珀”、“于海”和“黄博文”涌现出来。

马德兴:00后报名人数激增,中国足球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